市场,是汕头的凌晨三点
作者:敲茶_舟元敲茶_舟元
2019/11/27 16:19:35阅读 33664

  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深夜里,西堤路和安平路的交界路口上,总有几家粿条汤小店通宵营业,它们可能连招牌都没有,但生意却十分兴隆。

 

  凌晨三点的街道一片寂静,店里的食客却络绎不绝,其中有些是睡不着觉的觅食者,专门开车来吃碗夜宵,但更多人是在享受工作前最后的宁静。

 

  小伙子们会慢悠悠地把汤底喝干,然后提起手边的泡沫箱子,一头钻进黑暗的马路,往礐石大桥下走去。而在黑暗另一边的,是粤东水产市场——这座城市夜里最热闹的地方之一。



  夜里两点,是粤东水产市场的的预备阶段,载着蓝色车厢的大货车一辆一辆从桥下的大门驶入,车厢里装的是一小时后将铺满市场的各种海鲜,人们会一箱箱卸下,堆在三轮车上往市场里送。

 

  青壮年充当主要劳动力,上了年纪的老人家则掏出茶盘家伙,趁着夜里的肃静还没被打破,摆起了凌晨两点的功夫茶摊。

 

  市场里的身影都是忙碌的,人们没时间聊天,他们清一色穿着雨鞋,埋头搬动沉重的泡沫箱,其中还有些年轻的女孩子,你路过她身边甚至能嗅到香水味,这可能是她最后的倔强,因为过不了多久,这股淡香就会被吞没。



  时针迈过三点后,鱼腥味开始侵蚀水产市场的每一寸空间,地上湿漉漉,人们开始最后的整理。摊主大叔抓起一条早已长眠的大鱼,从它嘴里掏出了一条小鱼,然后随手丢往远处,小鱼画了条漂亮的抛物线,落在了通道中间。

 

  从这里开始,夜里的世界拉开了序幕,人越来越多,逐渐站满市场的每一个角落,你都想不明白,这么多人是从哪冒出来的。夜里的宁静已经划破,灯光明晃晃,人们谈话、大笑的声音在空气里传播,然后互相撞击。

 

  站在开阔处放眼看去,老叔、阿姨、小伙子、小姑娘们混在一起,凌晨时分,你根本无法在其他地方看到年龄跨度这么大的人群。气氛也开始变得火热,如果不是刺眼的灯光,这里就像极了另一种形式的夜店。



  就像香水一样,在深夜忙碌的市场里,也有些「格格不入」的人开始出现,穿着长风衣、帆布鞋的女人轻盈地跨过地上的一滩水,这也是没意义的倔强,因为最后她的鞋子还是会湿漉漉。

 

  你可以轻松识别那些不属于这个空间的年轻人,他们没有雨鞋,也没有归属感,在市场里东张西望,像极了白天逛景区的游客,也许是和我一样拥有好奇心的冒险者。

 

  毕竟,你可以在这里看到这座城市深夜最热闹的景色,还可以看到平常市场里看不到的各种大家伙,连鲨鱼都是成堆铺开的,还有那些在大海深处随心所欲发育的奇怪鱼类,如果不是刺鼻的腥味,这里就像极了另一种形式的水族馆。



  这时忙碌的角色开始转换,摊主们已经摆好了阵势,各路鱼贩开始进入市场,他们拿好货后就会匆匆退场,有个阿姨说她要快点,把鱼搬去市场放起来后,她还来得及回家补个回笼觉。现在是凌晨三点多,她很困,但她得进货。

 

  水产市场开始变得像超市,甚至白天的超市也没这么热闹,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天就要亮了,总觉得这大概是凌晨五六点的光景了,但抬手一看表,却还是夜最深的三点时刻。

 

  时光变得恍惚,西堤路正像结界一般展开,隔离了两个世界,一个宁静的日常深夜,和一个喧嚣的夜深人间。



  在摆满了大鱼小鱼的市场里,还有一家餐饮店突兀地出现,它就在市场里的边界上,门口摆满各种小菜,这里是市场摊主们补充能量的「加油站」,能在通宵的工作后为他们提供及时的补给。

 

  市场的角落里还有个简陋的卫生间,木板上随意写着「男」、「女」两个字,门口坐着年迈的阿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面前还摆着几张手纸,正等待急需解决个人问题的「客人」。

 

  深夜,在水产市场里,这座城市的某种生气正在散发,这里人潮涌动,声波蔓延,一切随心所欲,却又井然有序。这里是市场人最普通的生活,是他们每一天都在经历的起点。



  而在这个世界之外,在远处的高楼大厦里,人们在温暖的床上安睡,他们不知道这里正上演什么样的故事。

 

  天会逐渐放亮,市场会逐渐冷清,然后高楼里的人们开始醒来,市场里的摊位开始散去,一切又会恢复到最开始的样子,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然后日光开始照亮马路,外面是白天的世界拉开了序幕,人们开始新一天的生活,而礐石大桥下的市场早已落幕。就像月亮和太阳交替,它在等待下一个深夜,对它来说,那才是第二天的开始。



本期摄影 : 李德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