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潮商,最崇拜的保护神是这位“KING”
西兰花火星人西兰花火星人
2020/9/4 17:02:38阅读 42352

潮汕人是一个敬重神明的族群,敬神乐生的生命意识十分强烈。全国祭祀神祗260多种,潮汕有200余种,故潮汕有俗语“潮汕姿娘三件好,舂粿、拜神、哭”。

 

潮汕人崇拜的神明多种多样,有观音菩萨、番公耶酥等进口神明;有妈祖、水仙爷等全国性神明;还有独自创造的地方性神明,如三山国王、雨仙爷、捕蛇爷等。当中,三山国王最为著名、最负影响,是潮汕民间最崇拜的地方保护神。


保驾护国的传奇故事:

三山国王崇拜的由来


首先是“肇迹于隋”的传奇故事。相传1400多年前,中原有三位侠义之士,一个叫连杰,号清化,生得眉清眼秀,是教书先生;一个叫赵轩,号助政,脸似重枣,蚕眉凤眼,是个屠夫;一个叫乔俊,号惠威,豹头环眼,黑脸胡须,是烧炭者。他们都有—副忠心赤胆,义侠心肠,且能文善武,故结为异姓兄弟。南北朝时,五胡乱华,长期混战,人民惨受干戈之苦。出于护国庇民之心,他们协助隋朝开国君主杨坚,杀子诸王,平定天下,完成帝业,因而被隋文帝封为驾前开国三大将军。隋炀帝之后,越王杨侗即位,宇文化及引兵来攻,他们又助隋拒敌,打败了宇文化及,救了杨侗,被封为大元帅。但是,他们三人不贪人间荣华富贵,在一个夜里,挂了大印,写下留书,走出中原。他们来到了东辽地界,找到三座高耸入云,风景秀丽的山峰——巾山、明山、独山,便隐居修行而成正果,成了三山之神。



其次是保驾李世民的传奇故事。传说唐朝贞观年间,东辽犯境,唐太宗李世民御驾亲征。兵至“三江越虎城”,李世民急于要见梦中贤臣,听信军师徐茂公之言,只带三百兵丁,到野外行围射猎。突然,他见草丛中窜出一只兔子,唐皇便策马引弓追赶,独自跑了一二十里,兔子不见了。这时,前面忽来了一人,此人正是辽东大元帅盖苏文。唐皇一见,吓得胆颤心惊,魂不附体,拨马便跑。盖苏文见唐天子不带兵将,不觉大喜,驰马追赶。唐皇逃到一个大山口,两边是悬崖峭壁,前面是一条大河,已无路可走。李世民想:“我宁死于水中,决不为敌所擒。”于是,他纵马一跃,谁知马蹄陷于河滩。情况危急万分,他只有高声呼救……

 

这时,惊动于此处的三山神,明山神道:“我等本属中原,寄居异国,今日唐天子有难必须速往救援。”巾山神说:“我们今居东辽,享受当地香火。此事若被子民闻知,恐今后没人来祭祀了。”独山神道:“二哥所言有理,我们要救唐皇,请大哥想个两全之策。”明山神想了一下说:“我们已不露面,可引一替身前来救驾,我等还可施法相助。”巾、独两阻山神齐声叫好。于是,他们三人驾起祥云,飞向“藏君山”上空,明山神化成一匹白马,巾山神化作一个赤马鞍,独山神化作一支方天画戟,降落在“藏君洞”口。

 

且说这盖苏文追至乌坭河边,见唐皇闲于河滩,便道:“李世民,想不到今日你命该在此丧!”他正想举刀取唐皇首级,忽听得头顶鹅毛峰上有人大喊:“盖苏文,休得猖狂!”他忙丢开唐皇,挥刀迎敌。原来此人就是骁勇善战,多次立下战功的薛仁贵。他因受张士贵所骗,便和八个金兰兄弟住于“藏君洞”。他今日生病留在洞里,忽闻洞外有呼救之声,急走出洞外,又见洞口站着一匹毛白如雪的战马,旁边还放一支方天画戟。薛仁贵立即跨上马背,持起方天戟,那白马立即腾起四蹄,飞也似地奔向白坭河。他见了盖苏文,便直奔下来,大败辽元帅,救了唐朝天子。

 

其实,薛仁贵救驾之功,乃三山神之力。因三山神都是化身,未能向唐皇领赏受封。三山神想,这巾山、明山、独山,属东辽地界,非唐之疆土,得回中原另找三山居镇方可。于是,三山神离开东辽,驾上云头,周游中土群山。到了岭南揭阳县霖田都河婆上空,只见下面层恋叠嶂,中有玉峰耸起。两溪环抱,三山鼎峙,景色清幽。真凑巧,这三山也叫巾山、明山、独山。三神大喜,立即按下云头,降落于此三山。大王爷连杰镇于居中的明山;二王爷赵轩镇于东面的巾山;三王爷乔俊镇于西方的独山。

 

可是,三山神初到霖田,无人知晓,叫谁给他们建庙奉香火呢?一日,有一位陈姓乡民于山中见到:一个白面骑着白马,一个红面骑着赤马,一个黑面骑着黑马的将军在前面走,便赶上去跟在他们后面观看。他被引到明山的石穴前,三个将军便无影无踪了。只见石穴中有一株古枫树,树上开着莲花,其色绀碧,大者尺许,异香扑鼻。他感到十分奇怪,奔跑告诉其他乡民。这事一传十,十传百,附近乡民纷纷跑来观赏。不觉天空中又出现三个分乘白、红、黑战马的将军,众乡民见了,纷纷叩头跪拜。有顷,三位将军不见了。乡民们认为他们是三山之神,大家便在这里筑庙,塑造神像供人祭拜。从此,三山神常显圣护国佑民,潮汕各地人民也前来朝拜,香火甚旺。



再次是三山国王受封于宋的传奇故事。自宋太祖赵匡胤开元以来,由于称帝较早,兄弟内讧,四夷未平。南有南唐造反,北面北番屡犯边境,西方西域作乱,故连年刀兵不断。传至太宗赵炅时,北汉刘继元尚未归顺,宋太宗带领韩国公率兵亲征北汉。刘继元陈兵太原城下,与宋兵对峙,相持不下。忽一日,两军正在交锋,胜负难分,突然,汉兵有如山崩地裂,纷纷溃逃。原来,战场上出现三位魁梧雄伟的将军:一个白面,一个红面,一个黑面,分骑白、赤、黑三色战马,向汉兵冲杀,宋兵大捷,刘继元城下投降,但寻三位将军时,早已无影无踪了。宋师入城后,城上空云层又现三位金甲将军,与阵中一模一样,云中飘一面旌旗,上书:“潮州三山神”五字。宋君臣合掌向天朝拜,片刻,三位金甲神不见了。

 

宋师凯旋回京后,宋太宗即命韩国公偕大将木坑公到潮州查访三山神下落。在揭阳县霖田都河婆境内,寻得三山神庙址。韩国公回朝奏知宋帝。宋太宗以三山神护国有功,遂下旨封赠:明山神为清化盛德报国王,巾山神为助政明肃宁国王,独山神为惠威宏应丰国王,赐庙额称“明贶”,敕增广庙宇,岁时合祭。

 

基于上面三个关于保驾护国的传奇故事,“肇迹于隋,显灵于唐,受封于宋”的三山国王便成为潮汕民间十分崇拜并流行的地方保护神。

 

潮汕民间关于三山国王保驾护国的传奇故事,还有三山国王救宋帝昺。南宋末年,宋帝昺因元将张弘范追赶,从福建进入广东。一路上怆惶逃跑,翻山越岭,到了岭南揭阳北面霖田都一带,心才稍安。他见这里,三山环抱,林密山高,便想在这里歇息,好睡个安稳觉。谁知刚睡得酣,忽被四面喊杀声惊醒。宋帝昺急忙下床,准备收拾逃跑。过了一会,不见元兵追来,便问陆秀夫:“陆丞相,朕刚才闻得四面人声呐喊,疑为元兵又到,为何此刻不见动静?”陆秀夫禀奏道:“万岁,是三山国王在此镇守……”宋帝昺吓坏了:“这还了得,前有人镇守挡了去路,后有敌兵追赶,岂不是走投无路了吗?”陆秀夫忙道:“万岁勿忧,这三山国王原是三位山神,曾助先帝太宗皇平定北汉,太宗皇敕封为三山国王。万岁听到杀声,定是三山国王领神兵在此保驾。”宋帝昺道:“但愿神灵助朕抗元复国,日后当加封赠之。”后来,张弘范带兵追到,山里忽冲出了白、赤、黑三位将军,大破元兵,救了宋帝昺……


丰富文献:

三山国王崇拜有史之载


现存最早记载三山神庙是《宋会要》。《宋会要》卷一二三六中之“三神山神词”条:“三神山神祠在潮州,徽宗宣和七年八月赐庙额明贶”(古汉语中,贶意为恩赐。“明贶”是对他人恩赐、赠与的尊称)。

 

南宋王象之的《舆地纪胜》卷一百《广东南路·潮州·景物下》载:“独子山:在揭阳县,西溪地曰淋田,有山鼎峙,一曰饰山,一曰明山,一曰独子山。”

 

明天顺五年(1461年),李贤等编纂《大明一统志》卷八十《潮州府·山川·三山》载:“三山,在揭阳县,西溪地名淋田,三山鼎峙,曰明山、巾山、独山,上有明贶庙。”

 

记载三山国王崇拜的文献还有:明嘉靖十四年(1535年),戴景所纂《广东通志初稿》卷二《山川下·潮州府·揭阳县三山》;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郭春震所纂《潮州府志》卷一《地理志·揭阳》;嘉靖四十年(1561年)黄佐所纂《广东通志》卷十四《山川》;万历三十年(1602年)郭鲱菲所纂《广东通志》卷三十九《潮州府·山川·三山》;清顺治十八年(1661年)吴颖所纂《顺治府志》卷八《山川部·揭阳山记》;康熙元年(1662年)顾炎武所纂《肇域志·广东一·潮州府·揭阳县》;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林杭学所纂《潮州府志》卷二《山川·揭阳山记》;康熙三十一年(1692年)顾祖禹所纂《读史方舆纪要》卷一0四《广东四·潮州府·揭阳县》;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金光祖所纂《广东通志》卷三《山川上·揭阳县》;康熙年间所纂《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一三三三卷《潮州府部汇考·潮州府山川考一》;雍正八年(1730年)郝玉麟所纂《广东通志》卷十一《潮州府·揭阳县》;雍正九年(1731年)陈树芝所纂《揭阳县志》卷一《山川》;乾隆十年(1745年)萧麟趾所纂《普宁县志》卷二《建置志·庙祠》;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周硕勋所纂《潮州府志》卷十六《山川·揭阳县》;乾隆四十四年(1779年)刘业勤所纂《揭阳县志》卷一《山川》;乾隆五十四年(1789年)刘业勤所纂《钦定大清一统志》卷三四四《潮州府·山川》;嘉庆年间所纂《嘉庆大清一统志》卷四四六《潮州府·山川》;道光二年(1822年)阮元所纂《广东通志》卷一0六《山川略七·潮州府·揭阳县》;同治年间毛鸣宾、郭嵩焘、桂文灿等修纂《广东图说》卷三十四《潮州府·揭阳县》等。



《宋会要》中所用的是“三神山”一词,尚未见有“三山国王”的说法。现存文献中最早使用“三山国王”一词,并把三山国王传说系统化的是元代任翰林国史院编修的江西庐陵人刘希孟。至顺三年(1332年),刘希孟应潮州路总管王元恭之邀,写了《潮州路明贶三山国王庙记》。刘氏在《明贶庙记》中说:“世传当隋时失其甲子,于二月下旬五日,有神三人出巾山之石穴,自称昆季,受命于天,镇三山,托灵于玉峰之界石,庙食于此。”

 

写明贶三山国王庙记的还有明代礼部尚书盛端明《三山明贶庙记》、明代陈理《重修明贶三山国王庙记》等。清代郑昌时编撰的《韩江见闻录》,也有潮汕人三山国王崇拜的记载。


见诗现文:

三山国王崇拜的历史见证


唐初名将,时任左郎将、岭南行军总管的陈元光,于唐仪凤二年(677年)为平乱而驻军霖田,到庙里祭神,并写了《祀潮州三山神题壁》五言诗三首:

 

其一


孤隋不尊士,幽谷多豪英。三山也隐者,韬晦忘其名。胜迹美山水,妙思神甲兵。精诚谅斯在,对越俨如生。木石森驺伏,云烟拂旗旌。雨旸祈响应,龙凤勃碑铭。清此符神洁,香芹契德馨。三山耀神德,万岁翊唐灵。

 

其二


孤云悦我心,一点通神意。流泉濯巨灵,深谷豁神智。魈魍神之兵,黎庶神所庇。精气蚀彼天,名山妥灵地。岭表开崇祠,辽东建神帜。六字动天威,九重颁岁祭。相其翊国忠,我与三神契。

 

其三


孤征东岭表,冒雨一登临。再拜烟霞霁,群峰奎壁森。独山峰耸阁,巾谷水鸣琴。

明山卉木翳,遥林云雾深。瞻庙开明贶,平辽新秽侵。神飚号万籁,列宿献千禽。

树尾扬旌帛,山头镞茸金。葵阳烘固介,华露润华簪。鼎立峥嵘势,钟闻杳霭阴。

绾荷权作勺,掏水洗怀襟。瀑布流觞咏,丰碑驻马吟。三山香火地,万古帝王钦。

 

唐元和十四年(819年)被贬为潮州刺史的韩愈,因淫雨伤及庄稼,民众祭神求雨有验,故派耆寿成宇,备少牢(一豕一羊)之奠,写下《祭界石神文》(即后来被封为三国王神):“维年、月、日。潮州刺史韩愈,遣耆寿成宇,以清酌少牢之奠,告于界石神之灵曰:‘惟封部之内,山川之神,克庥于人。官则署立室宇,备具服器,奠飨以时。淫雨既霁,蚕谷以成,织妇耕男,忻忻衎衎,是神庥庇于人也,敢不明受其赐。谨选良月吉日,斋洁以祀,神其鉴之。’尚飨!”


庙宇众多,流布广泛:

三山国王崇拜的充分表现


“肇迹于隋,显灵于唐,受封于宋”之后,“潮州府属于的潮安、饶平、惠来、大埔、澄海、普宁、揭阳、潮阳、丰顺等九县内,都有立祠奉祀”,三山国王逐渐成为潮汕人的信仰崇拜。郑昌时在《韩江闻见录》一书中说:“三山国王,潮福神也。城市乡村,莫不祀之”。潮汕有俗语称“人有三衰六旺,神有三山国王。”

 

三山国王信仰主要存在于广东省东部讲福佬话和客家话的人群之中。随着潮汕地区居民不断向外扩展、移民,三山国王成为粤东、闽南、东南亚、香港以及台湾民间信仰之一。台湾的三山国王信众就有600万人之多。他们定每年农历2月25日为“国王生”,这一天绝不出海。

 

最早的三山国王祖庙位于今揭西县河婆镇西约2公里的玉峰山下,又名“三山国王庙”、“明贶庙”、“霖田祖庙”,俗称“大庙”,自隋至今,已有1400多年的历史。

 

揭西霖田三山国王庙,除正殿的三位山神王爷外,天井两厢,前厅两侧,还有神将兵马60尊,各司其职。大庙正中,是一山寨大堂,三位山神王爷,一位黑脸,一位红脸,一位秀脸,均坐镇于大堂之中,注视来客。大殿两旁的六尊立像——上马官、下马官、文官、武官、厨官、斗印官和后殿的三位夫人也屹立不动,或慈祥端坐。前厅两边配祀两位文武官,是唐宋两代的钦差,文者是唐代,官居舍人,武者是宋代,为太宗派出的韩指挥,相传是奉旨来潮诏封三位救驾的“恩人”,但因找不到受封之人,无法回朝复旨而死在潮州。

 

揭西霖田三山国王祖庙于2010年5月被定为广东省第六批文物保护单位;2018年9月祖庙被广东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批准列入省级“海峡两岸交流基地”。台湾每年都会组织好几百人的大型祭祀团队,前来揭西祖庙举行隆重的“三山国王祭祀大典”。

 

三山国王庙宇在广东东部地区相当普遍地存在。刘希孟在《潮州路明贶三山国王庙记》中指出:“潮之三邑、梅惠二州,在在有祠,远近人士,岁时走集,莫敢遑宁”在潮汕乡村地区,三山国王一般被当作社神(潮汕民间称为“地头爷”),基本上是一社一庙和一村一庙(叫“地头宫”或“王爷宫”)。



据统计,国内外现有奉祀三山国王或奉作主神的庙宇有1000多座。作为三山国王庙发源地的揭西,就有200多座;潮州61座,汕头77座,揭阳(不含揭西)108座,梅州17座,汕尾24座,共287座;福建汀州府和广东惠东、东莞、新安(包括香港)等县也有零星的三山国王庙。台湾170座左右;东南亚180多座。揭西霖田祖庙是所有三山国王庙宇的鼻祖,故潮汕有俗语称“三山国王霖田宫——正庄”。


独特的游神活动:

三山国王崇拜民俗形式


在潮汕,各地都有游三山国王民俗活动。《韩江闻见录》这样描述三山国王在潮汕地区被祭祀的情形:“有如古者之立社,春日赛神行傩礼。酢饮酣嬉,助以管弦戏剧,有太平乐丰年象焉。”潮汕游三山国王民俗活动最具规模、最有影响的是揭西河婆三山国王游神活动。

 

河婆三山国王游神活动每年都举行游神,但大殿的三位山神王爷都没有出游,而是由祀于山神左右的文武二位神偶“木坑公王”和“指挥大使”代行出游。出游时,百姓皆称其为“大庙爷”。

 

每年冬耕过后,由大庙仪仗队的司鼓手挑着箩担到各寨去“放符”(三山国王“镇宅灵符”)和“放奏折”(供十二月二十四日送神上天灶君奏玉皇之用),进行义卖。

 

十二月二十四日送神之前,先请三位王爷开视新春巡视路线,是大溪下——细溪上,还是细溪下——大溪上,以神前掷三下圣茭而定,然后出示敬告。

 

农历正月初二,大庙中就请出前厅文官“木坑公王”和武官“指挥大使”作为全权代表,出游“六约”(民国以前的清代霖田都管辖的村落二百多个,分为“六约”,即象门约、狮头约、龙潭约、南山约、马骆约、员埔约),巡视大乡小村,视察民情,关心疾苦,与民同欢。

 

庙中则选好请神的“香公”庙祝、抬轿的“神夫”和吹鼓手。起驾由一对马头锣开路,接着是一对高高举起的大灯笼,灯笼大字标写“恭迎圣驾”、“合境平安”,接着就是肃静、回避和敕封的三山国王等大牌,紧跟就是擎五锋旗、标旗,还有两面特别醒目的大黄旗,上书“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红字,用一对长长的青竹杆举起,旗尾各留存一束翠绿的竹叶,象征着绿竹迎春,吉祥如意。这两面大旗,也代作队伍的饭顿旗。这个核心的仪仗队伍,由管理大庙的枫树寨人组成,一般都在30人左右。



出游开始,先经马头、庙垅进入河婆圩,沿路逢村必停,信众都在村口迎驾祭拜。进入河婆圩后,河婆圩迎神有一“壮鼓队”,每家青年必备一冬瓜大鼓集合成队,经事先训练,步伐整齐,雄姿赳赳,左手挽着大鼓,右手挥槌齐鸣,大鼓靠在左膝盖,又左脚开步撑着大鼓前进。从上圩到下圩,下圩各商号门前各摆供品祭拜。是晚就由圩中膘汉抬着“大庙爷”走大街,各商号从楼上悬垂一串串鞭炮。锣鼓一催,鞭炮齐鸣,响声如雷贯耳,整条大街硝烟弥漫,浓烟滚滚,膘汉们抬着“大庙爷”在浓烟中奔驰,来回数次,直到鞭炮燃放渐弱,才打开门楼让“大庙爷”冲出大街到上湖寨。但初二该晚,“大庙爷”一定要在枫树寨歇马住夜。这事出有因,该村前祖昆兰公是扩建大庙的施主,这昆兰公生于明天启元年(1621年),官授福建省古田知县,晚年谢职归乡,于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施建“三山国王”祖庙庙宇,并捐优质田10亩(共28丘),耕牛一头,犁耙各一副,锅头一口,立碑留念。另外还要一提的是,“大庙爷”出游“六约”时,经过南森乡曲湖村的下仓阁,一定要停锣息鼓。为什么?“未有大庙宫先有下仓宫”,以此来表示尊敬。

 

出游一圈,巡视二百多个村落,哪个村落安夜,哪个村落歇马,那个村落停步(客家话叫“拦社”),一切以一对黄旗的示意而定。这对黄旗到村之后,直直插下高高飘扬,示意要在此歇夜;黄旗若斜靠在公厅前的屋檐,示意要在这里歇顿(午餐或晚餐);若黄旗擎着,就示意只是歇脚(停顿一下,继续前进),在村中晒谷埕停一停,待“炉下子弟”跪拜完毕即行。乡亲称这对黄旗叫饭顿旗,各村父老即按示意接待,各家各户迎神祭拜。



游神到主村,各家各户有集结神庙、祠堂祭拜的,有巷头巷尾、家门口祭拜的。“大庙爷”歇马之后,就由村中壮膘大汉抬起,按村中规划的路线游巷,仪仗队跟着行进,村中长老提灯笼随后,满街满巷,鞭炮垂迎,此起彼伏,全村欢腾。

 

“大庙爷”游村巷完毕之后,就抬到村中或村边广场,四周人群集结围观,人群前面还高举着一串串的鞭炮,广场中间铺满稻草,准备进行一场火的考验,驱去邪气,培养青年的胆略,训练英勇善战精神。抬举“大庙爷”的膘汉,个个骁勇,如猛虎下山,表现出一股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向上精神。他们为保驾“大庙爷”,先将“大庙爷”的须、帽、双掌卸下,礼炮(地铳)一响,埕中稻草燃起熊熊烈火,膘汉扛着“大庙爷”急速冲入火海之中,绕着猛烈的火堆冲跑,人群中持鞭炮者也纷纷围上前去,伸长竹竿将鞭炮挂到神轿上,有的缠在膘汉的脖子上,满埕鞭炮震天,场内场外都高喊着“举呀!举呀!”喊得声嘶力竭,全场沸腾,狂欢至此升达顶点,这火海欢腾无处可比。直至埕中火势渐灭,又响起礼炮,场外仪仗队传来了慢板行锣,预告即将过村。“大庙爷”冲出火海之后,抬“大庙爷”者均先后下跪,将入场前卸下的须、帽、双掌,端庄安好,由下一村迎驾的队伍交接。

 

这一游神从正月初二开始,至回庙一般需二十天左右,此时已是春耕大忙季节。“大庙爷”回庙,枫树村一片欢腾,迎接随“大庙爷”回家的亲人,全村举行大会餐,大大小小吃顿团圆饭。


注:本文原标题《三山国王:潮汕民间最崇拜的地方保护神》,作者陈友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