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汕头沦陷日,每一位潮汕人都不应忘却这段惨痛的历史
汕头潮妹汕头潮妹
2021/6/21 10:51:15阅读 107110
免责声明:平台用户发布的内容不代表本站观点,所引发的异议及纠纷,本站不承担任何责任。如涉侵权联系本站处理。

每年的6月21日上午,汕头的上空都会响起防空警报,一声声长鸣在汕头的天空回荡着,仿佛在为我们述说着当年的一切。


身为潮汕人,你不应忘记82年前的今天(1939年6月21日),是汕头市历史上唯一遭外敌入侵而沦陷的“市耻日”,也是历史上遭敌空袭最严重的一日。

 

民国廿七年,广州陷后,我国抗战全恃汕头的特殊地理位置成为唯一吐纳海口,军需用品,汽油汽车,各种物资,举由南洋群岛及香港,输入汕头,再由汕头经潮安、揭阳,以入客属韶关,分属全国各省市。日敌为实施其封锁我沿海各口岸政策计,乃倾其海陆空力量,企图进犯潮汕益急。

 

1937年9月至1939年6月间,日寇共空袭汕头地区397批次,出动飞机803架次,投弹789枚,炸死炸伤我同胞1300多人。


1939年6月21日,侵华日军工兵在汕头港引爆中国守军布设的水雷阵。

 

1939年6月21日凌晨,日军共出动飞机44架次,对汕头市进行了大规模的轰炸。当时驻守汕头的独立第九旅旅长兼潮汕司令华振中下令团队死守抗战,两方军队就此展开激战,终因寡不敌众,节节败退,于是日本又以海陆部队从海上大举进攻汕头,汕头沦陷。此后,日军在汕头进行了大规范的屠杀活动,整个潮汕地区成了人间地狱。



日军侵占潮汕地区后,沦陷区的广大民众流离失所,被日军杀害以及死于饥荒的人不计其数。汕头市沦为日本法西斯的统治达六年之久。直至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汕头民众才获得新生。

 

出身中医世家的汕头市卫生局退休干部郑君杰的父亲和姐姐是这段历史的亲历者。郑君杰的父亲郑德庄1931年在汕头埠吉安街开设诊所悬壶济世,汕头沦陷后将诊所搬迁到海平路10号的2楼。当时汕头埠工商业停滞,各行业经济衰退,医药行业也受到严重影响,年幼的郑君杰姐姐课余要去外面打短工、当陪护,甚至上街捡垃圾、拾柴火补贴家用,还试过为了捡马路上的番薯差点被日本骑兵踢倒!

 

郑德庄的诊所楼下长时间有日本宪兵哨站,过往的人都得向哨兵行礼。有一次,郑君杰的大姐下楼匆忙,忘了行礼,哨兵马上伸出步枪刺刀逼近她,幸而周围的老百姓用潮州话教她往小巷里跑,一直等到日本兵离开后门才敢回家。

 

郑德庄的诊所离镇邦路尾的码头不远,那里也是日军作恶多端的鬼门关。郑君杰的大姐曾亲眼目睹哨站的日本兵发现有民众想偷运大米到潮阳农村,当即用刺刀挑破布袋,又一刀把他的头砍下来。周围的人趁乱把撒得满地混着血水的大米拼命扒起装进自己口袋里带回家充饥。这就是沦陷区,饥饿让人忘记了尊严!



提起抗战,人们通常联想到的是血与火的壮烈。可曾想,原本温文尔雅的中医师在沦陷区服务民众的同时,也在进行着无声的斗争。许多中医生因为生计被迫留在敌占区,但他们主要为人民服务,与日伪保持着一定距离。郑德庄曾被伪政府逼着到日籍警察署长家出诊,害得全家担心不已,一天一夜之后病人有所好转,郑德庄才得以归家。伪政府曾多次聘请郑德庄担任日伪官职,均被他拒绝。从中国传统文化浸淫出来的人宁死不当汉奸,这是郑德庄的坚守。

 

日军进攻汕头埠,伤及平民无数,汕头沦陷后饥荒、瘟疫横行,日伪政府对此却无甚举措,全靠自救。据郑君杰讲述,沦陷期间汕头的中西医药人员积极与民间各界联合救灾。当时由诚敬善社、存心善堂等五大善堂合作,几个月时间里平均每天收埋140具尸体。时有失救百姓夜里横尸于海平路郑德庄的诊所楼下路边,郑德庄与善心人士上街收运这些无主尸体。

 

在那个年代,医生本该是温润而泽的知识分子群体,尚且过得如此艰辛,可想而知广大沦陷区民众的日子该有多么煎熬!



战火,刀光,血泪,虽然战争的硝烟随着岁月的流逝已经散尽,但每一个有良知的潮汕人都不应忘却这段惨痛的历史。控诉日本军国主义者当年在中国犯下的罪行,为的是要让历史悲剧永不重演。

 

汕头将这一天定为“汕头沦陷日”,并在这天响起防空警报,为的是让更多的汕头人民铭记这一天。做为一名中国人,同时又是一名汕头人,更应该记住这一天,因为它是日寇在汕头留下的罪证,也是在中国留下的罪证。

 

请用自己的一生去记住这一天,6月21日汕头沦陷日!


来源:行走潮汕